永遠的馬拉松

宋立民 商丘網——京九晚報 2021-09-30 08:05

西安全運會火炬熄滅,粵港澳接棒2025。

遊説萬乘苦不早,著鞭跨馬涉遠道。

“遠道”有始無終。

如果要問整個賽程中印象最深的,大概非大雨中的“遠道”馬拉松莫屬。

42.195公里,大雨滂沱,渾身濕透,鞋子跑掉——那不是技巧至上的競技,而是宣示生命的朝聖乃至“逆襲上位”。在每跑一步都是勝利的同時,每跑一步又都是新的起點與風景。

更為神奇的是,本屆馬拉松亞軍、倒在“水道終點”上的彭建華已是全國萬米魁首,而本屆冠軍仁青東知布,還在海拔2800米的青海牧場裏放羊。

大而言之,奧運、亞運、全運莫不如此,全是神奇的、永遠的馬拉松。

而且,蓬勃的新的生命無可遏止。當樊振東終於跨越了“龍隊大山”而向天揮拳之際,當游泳、賽艇、射擊的“00後”異軍突起,青春暴風驟雨席捲古城之際,當體操的新生代已經有機會站上國際賽場之際,當最短的舉重記錄僅僅存在了一分鐘之際,我們頓悟:後面的蘇炳添、謝震業們,必將接踵而至,“增強人民體質”的弄潮兒隊伍有始無終。

而且,馬拉松常常是不分專業與業餘的,皆可同場競技。因此可以説:我們都是見證歷史而創造歷史的運動員。

“遠道”還靠“老馬”。

“這也許是我最後一屆全運會了。傷病後,我經歷了較長時間的低谷期,困境讓我學會了勇敢面對未來的坎坷。”9月25日晚,男子100米蝶泳亞軍、該項目全國紀錄保持者李朱濠説。退役後,他想成為一名游泳教練,成就更多人“遠道”的夢想。

而全運會乒壇常青樹侯英超,作為42歲的老將,打的是最為消耗心勁兒體力的削球,拖着隨時都可能復發的老傷的左小腿,腰間纏滿了膠布,每次上場都需要中醫銀針扎8針以上,同時還要過電。而2天6場的團體賽,場場都是體力活。即便如此,他還是多次擔綱主力,擊敗大蟒許昕領銜的上海隊殺進前四,在爭銅牌之際腳步踉蹌地3∶0幹掉大胖梁靖崑,打完比賽後躺倒在地……我們不能不問一句:他是為了什麼?換言曰,這種老驥伏櫪的動因何在?

我想,除了對於這項運動的熱愛——超越常人思維邊界的摯愛,無法解釋。

嗚呼!下屆全運會還想見他。下屆全運會不想見他。

“遠道”凸凹不平。

“得奧運冠軍易,得全運冠軍難”——有些中國的強項確乎如此。全運會落幕之際,忽然有媒體“翻舊賬”,曰現在紅得發紫的教頭、世界大賽“大滿貫”劉國樑,居然沒有打進過全運會前八!

不錯,全運會乒乓球賽場,從來都預測不了誰是笑到最後的王者,“神仙打架”司空見慣,“地表最強”名副其實。

曾幾何時,擊敗孫穎莎而奪得奧運冠軍的陳夢不無自豪地説:“我的時代來了。”但是,9月18日下午,全運會團體賽上被王曼昱3∶0橫掃,女單半決賽再次被4∶0橫掃而進不了決賽,説明“夢時代”還真的沒有來。

當然,肩傷是一方面的原因。但是,小蔣王曼昱同樣有傷在身,而且,即便在奧運會前,陳夢輸球也不是新聞。前不久的乒超,陳夢代表深大,0∶3負於孫銘陽,氣得摔了球拍,大家還記憶猶新。

曾經是乒乓球運動員的筆者覺得,奧運冠軍輸球不是壞事——誰都知道全運乒賽是“鬼門關”,只要打起來“內戰”,“黑馬”隨時隨地都會衝出來。所以,陳夢、孫穎莎、王曼昱三足鼎立或者與更多的新老國手平分牛年中秋之秋色,應該是實力雄厚的好事——“一枝獨秀”當然不如“秋實滿園”更讓國球有底氣。

“隨意春芳歇,王孫自可留”,明日之乒壇,仍然是年輕一代的天下。

最後,還有一點感嘆:閉幕式的入場——“全上獎台”的方式叫人耳目一新。簡潔的“旗幟入場”,既節約時間與人力,更符合抗疫大局。筆者之所以醉心於相對散漫的入場式與閉幕式,原因有三:首先是地域的歸屬感。看到廣東旗手身後的“小領隊”全紅嬋搖動着小旗,笑得嬌小而天真,我為立足於腳下的紅土地感到親切與幸運。看到故鄉旗手朱婷自自然然地微笑,我頓悟“厚重河南”4字的內涵。其次是資格的堅實性。所有能夠上場的運動員,全是血拼而來,容不得半點虛假,而且,“報名資格”本身就是“誠信”的代名詞。三是難得的輕鬆步。一旦踏上賽場,即是刀光劍影,肝腦塗地,於是個個都是“超人”。也只有入場與閉幕,能夠有片刻的輕鬆。更重要的是,代表“增強人民體質”大方向的入場式,幾乎不用彩排,全是本色出演。相形之下,歌星、影星才是陪襯。

著鞭跨馬涉遠道,且看明日粵港澳也。

編輯: 田戈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
推薦閲讀

返回頂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商丘網 版權所有

首頁  |  商丘  |  專題  |  網視  |  圖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產  |  汽車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遊  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應天時評
永遠的馬拉松
2021-09-30 08:05   宋立民   商丘網——京九晚報   我要評論 

西安全運會火炬熄滅,粵港澳接棒2025。

遊説萬乘苦不早,著鞭跨馬涉遠道。

“遠道”有始無終。

如果要問整個賽程中印象最深的,大概非大雨中的“遠道”馬拉松莫屬。

42.195公里,大雨滂沱,渾身濕透,鞋子跑掉——那不是技巧至上的競技,而是宣示生命的朝聖乃至“逆襲上位”。在每跑一步都是勝利的同時,每跑一步又都是新的起點與風景。

更為神奇的是,本屆馬拉松亞軍、倒在“水道終點”上的彭建華已是全國萬米魁首,而本屆冠軍仁青東知布,還在海拔2800米的青海牧場裏放羊。

大而言之,奧運、亞運、全運莫不如此,全是神奇的、永遠的馬拉松。

而且,蓬勃的新的生命無可遏止。當樊振東終於跨越了“龍隊大山”而向天揮拳之際,當游泳、賽艇、射擊的“00後”異軍突起,青春暴風驟雨席捲古城之際,當體操的新生代已經有機會站上國際賽場之際,當最短的舉重記錄僅僅存在了一分鐘之際,我們頓悟:後面的蘇炳添、謝震業們,必將接踵而至,“增強人民體質”的弄潮兒隊伍有始無終。

而且,馬拉松常常是不分專業與業餘的,皆可同場競技。因此可以説:我們都是見證歷史而創造歷史的運動員。

“遠道”還靠“老馬”。

“這也許是我最後一屆全運會了。傷病後,我經歷了較長時間的低谷期,困境讓我學會了勇敢面對未來的坎坷。”9月25日晚,男子100米蝶泳亞軍、該項目全國紀錄保持者李朱濠説。退役後,他想成為一名游泳教練,成就更多人“遠道”的夢想。

而全運會乒壇常青樹侯英超,作為42歲的老將,打的是最為消耗心勁兒體力的削球,拖着隨時都可能復發的老傷的左小腿,腰間纏滿了膠布,每次上場都需要中醫銀針扎8針以上,同時還要過電。而2天6場的團體賽,場場都是體力活。即便如此,他還是多次擔綱主力,擊敗大蟒許昕領銜的上海隊殺進前四,在爭銅牌之際腳步踉蹌地3∶0幹掉大胖梁靖崑,打完比賽後躺倒在地……我們不能不問一句:他是為了什麼?換言曰,這種老驥伏櫪的動因何在?

我想,除了對於這項運動的熱愛——超越常人思維邊界的摯愛,無法解釋。

嗚呼!下屆全運會還想見他。下屆全運會不想見他。

“遠道”凸凹不平。

“得奧運冠軍易,得全運冠軍難”——有些中國的強項確乎如此。全運會落幕之際,忽然有媒體“翻舊賬”,曰現在紅得發紫的教頭、世界大賽“大滿貫”劉國樑,居然沒有打進過全運會前八!

不錯,全運會乒乓球賽場,從來都預測不了誰是笑到最後的王者,“神仙打架”司空見慣,“地表最強”名副其實。

曾幾何時,擊敗孫穎莎而奪得奧運冠軍的陳夢不無自豪地説:“我的時代來了。”但是,9月18日下午,全運會團體賽上被王曼昱3∶0橫掃,女單半決賽再次被4∶0橫掃而進不了決賽,説明“夢時代”還真的沒有來。

當然,肩傷是一方面的原因。但是,小蔣王曼昱同樣有傷在身,而且,即便在奧運會前,陳夢輸球也不是新聞。前不久的乒超,陳夢代表深大,0∶3負於孫銘陽,氣得摔了球拍,大家還記憶猶新。

曾經是乒乓球運動員的筆者覺得,奧運冠軍輸球不是壞事——誰都知道全運乒賽是“鬼門關”,只要打起來“內戰”,“黑馬”隨時隨地都會衝出來。所以,陳夢、孫穎莎、王曼昱三足鼎立或者與更多的新老國手平分牛年中秋之秋色,應該是實力雄厚的好事——“一枝獨秀”當然不如“秋實滿園”更讓國球有底氣。

“隨意春芳歇,王孫自可留”,明日之乒壇,仍然是年輕一代的天下。

最後,還有一點感嘆:閉幕式的入場——“全上獎台”的方式叫人耳目一新。簡潔的“旗幟入場”,既節約時間與人力,更符合抗疫大局。筆者之所以醉心於相對散漫的入場式與閉幕式,原因有三:首先是地域的歸屬感。看到廣東旗手身後的“小領隊”全紅嬋搖動着小旗,笑得嬌小而天真,我為立足於腳下的紅土地感到親切與幸運。看到故鄉旗手朱婷自自然然地微笑,我頓悟“厚重河南”4字的內涵。其次是資格的堅實性。所有能夠上場的運動員,全是血拼而來,容不得半點虛假,而且,“報名資格”本身就是“誠信”的代名詞。三是難得的輕鬆步。一旦踏上賽場,即是刀光劍影,肝腦塗地,於是個個都是“超人”。也只有入場與閉幕,能夠有片刻的輕鬆。更重要的是,代表“增強人民體質”大方向的入場式,幾乎不用彩排,全是本色出演。相形之下,歌星、影星才是陪襯。

著鞭跨馬涉遠道,且看明日粵港澳也。

編輯: 田戈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  相關閲讀:
百姓呼聲 進入頻道 >>
燃氣管道泄漏 10分鐘...
太不安全了 這個井蓋...
別字已改 讀者指出仍有不當之處
患者跑出醫院 不慎落入河中
精彩圖片 進入頻道 >>
掛國旗 迎國慶
園林工人們栽種鮮花
我市蔬菜及水果供應充足
迎國慶
黨媒推薦 進入頻道 >>
版權聲明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版權所有,任何單位、組織或個人未經授權,禁止複製、轉載或建立鏡像等。經協商授權的單位、組織或個人,在轉載使用時必須註明“稿件來源:商丘網”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誠聘英才 | 網站地圖

主管:中共商丘市委宣傳部 主辦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 商丘網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
    河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0120156001 豫ICP備05019403號 公網安備 41140202000008號     

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  12318 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  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